如何看待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怎么说呢,这种话题其实是非常必然的。

现代革命政治史,有三个场景给我的印象最为深刻。

第一个,1794年5月,革命领袖罗伯斯庇尔放弃了对巴黎市民的承诺,即永远确保巴黎市民的粮食供应——这要求罗伯斯庇尔必须持续不断、毫不留情地扫荡法国农村,用骑兵的刺刀从法国农民的尸体上劫掠粮食喂饱巴黎市民。然而,尽管罗伯斯庇尔心狠手辣,但是当他的弟弟将法国农村的惨烈一五一十地汇报给他时,他心如铁石的意志也动摇了,于是他暂时放弃了对农民的劫掠,也就意味着他不再确保对巴黎市民的农产品供应。

一个多月后,国民公会的反对派疯狂抵制罗伯斯庇尔,罗伯斯庇尔逃回自己的雅各宾俱乐部,他开始召集自己的追随者——巴黎市民组成的国民卫队,抵抗国民公会,但是,巴黎四十八个区的市民卫队只有区区十三个区响应号召——这意味着曾经强大无匹革命领袖罗伯斯庇尔的毁灭。

一个星期后,罗伯斯庇尔和他的追随者坐着囚车被送上了断头台,周围的巴黎市民饥肠辘辘,他们指着罗伯斯庇尔的鼻子大骂“骗子,砍掉你的头”,唾骂和石块淹没了失败的政客,囚车之上,罗伯斯庇尔最精明的追随者圣鞠斯特对另一位追随者库东叹道,“他(罗伯斯庇尔)的意志不够坚强,放弃了对巴黎的承诺,我们才有了今天”。

这个场景深深地定格在我的脑海之中,让我对政治成败之关键有了理解。

第二个场景,是列宁在1917年十月革命成功后的政治决策过程。

1917年十月革命成功后,布尔什维克党人接管了政权。这个时候,布尔什维克的最关键追随者士兵和工人,却迟迟看不到列宁兑现自己的承诺,列宁的同僚托洛茨基、加米涅夫、季诺维也夫对此不以为忧。但是,列宁,作为一位深知自己此刻权力基础的革命政客,却无时无刻都在与自己的普通追随者保持联系——大批士兵和工人的信件被直接邮寄给了列宁,供他直接审视自己追随者对其的态度转变风险。

几个星期后,在这些信件中,史上最杰出政客之一的列宁看到了一种巨大的风险:士兵要求列宁兑现和平的承诺,工人要求列宁保障粮食供应,否则他们将放弃对布尔什维克的信任。

一封来自前线的士兵在信中这样写道:“列宁同志,我们已经连续四个昼夜没有看到面包了,我们正拖着饥饿的身体,光脚行走,而和平还是没有到来”;

另一封来自莫斯科工厂里工人纠察队员的信则这样写道:“列宁,你的良心何在,你做出过三天之内就会有和平、面包的承诺到底在哪里?你为了夺取权力而做出的这些承诺,现在却不想着去履行?记住,如果你在2月1日前不能履行承诺,你就是敌人,你和你的那群骗子会被我们砍下脑袋。”

列宁看完这些信件后,意识到一点,作为一个只能依赖追随者的革命领袖,“他必须无情地履行对追随者的承诺,不管履行这些承诺需要付出多大代价,否则他将陷入政治毁灭”。12月14日,列宁发出《一切为了和平与面包》的文告,公开表示将极力履行承诺,同时,列宁正告党内其他高层,“不管需要割让多少土地,都需要立即与德国和平,不管需要让农民流多少血,都需要立即获得粮食,履行承诺即是当前生存的根本。”

这显示出真正具备政治眼光之马基雅维利政客对政治的残酷理解,即履行承诺,才能稳固革命政治家的地位,不管这种履行需要付出多么大的道德代价,让俄罗斯民族遭遇多么残酷的牺牲,都无足轻重,只要能够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一切牺牲都是需要的。无论托洛茨基、加米涅夫、季诺维也夫等布尔什维克高层何等恐慌,甚至不敢履行命令,但列宁的意志依然逼迫这些人贯彻这些政策。

就这样,俄罗斯民族陷入血泊中,列宁则如朝阳般冉冉升起。

第三幅场景,则是1932年阿道夫希特勒通过一场不流血革命,成为德国统治者。

他的好友阿尔伯特 斯佩尔充满忧虑地询问希特勒,“您将如何驾驭德意志这匹毁灭您无数前任的烈马?”当时,舆论普遍认为希特勒上台后,他的大众追随者将离他而去。

希特勒表示,“驾驭历史很简单,我言出必践”!

三年之后,希特勒不但没有被追随者抛弃,反而获得了他们更狂热的认可,进而成为德国独裁者。

很多人认为,我之所以在2017年初认为特朗普必将践行他的所有承诺,只是蒙对了。其实,他们不理解。他们不曾有我这样深刻地对诸多大革命史的理解。

一个地位不稳,始终面临威胁,且只能依赖自己追随者的革命总统,怎能背弃自己的承诺呢?怎敢背弃自己的承诺呢?

今天,如果特朗普真的用他的后续行为表明,他背叛了自己的承诺,那么我们所能看到的,就是他的政治衰败。

特朗普知道这种后果,这也就是他顽强坚持到现在的根本原因。

 

评论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