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网上流传的 35 岁很多人会失业,究竟是危言耸听,还是真实存在的?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没有危言耸听,这就是我们社会的问题。

我今天直接把这些事说开了,尽量把这些问题说明白些。

中年危机存在的根本原因是过去这些年我们国内发展都是用类似收租的方式去把劳动者的剩余价值收走了,我们的发展是拿着劳动者的未来去发展的,我们是没有给劳动者应有的报酬的。

换句话说就是目前社会上这些青年劳动力的剩余价值都被过度地被拿走了,劳动在这个过程中并没有得到自己应该享受的待遇,而我们过去几十年粗放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寅吃卯粮的做法,而这些做法对应个人身上就是生活难有保障。

我来给大家举一点关于这方面的例子吧,先从行业成熟度说起。

我们在看到一个行业的时候该如何去判断这个行业的成熟程度呢?其实很简单的一个办法就是去看这些行业40-60岁职工的工作状态和环境。

而从这个方面来看,虽然前一段知乎上“干了一辈子也没成厅级干部是种什么体验”的问题引起广泛讨论,但我们如果肯仔细观察的话实能看出一些端详的。

我们往往总是能在体制内看到一些40、50岁的老公务员的。这些人无论是事业编也好、行政编也罢,甚至就是说是编外人员,40-50岁的他们依然在岗位发光发热。

而我们反过来再看我们社会上其它一些工作,比如说现在知乎上很普遍的“年薪千万”的程序员们,他们绝大多数人的收入是比一般职业要来得高得多的。

但当我们去仔细研究这些互联网公司的背后人员年龄结构的时候,在那些大佬骄傲又自豪地喊出公司平均年龄不超过30岁这种豪言壮语,并声称淘汰一批不能奋斗的兄弟时,这个行业又是怎样的呢?

我们去观察这些行业的时会给我们呈现出两幅截然不同的画面:

一种是同一份工作上存在不同层次年龄段的人,这显得有些破败。

而另一种行业显现得是全员年轻人的朝气蓬勃,看着充满希望。

但实质上呢,这两种看似破败和希望背后所蕴藏的含义是不同的,而我要提醒的是,当我们进入西游记中女儿国的时候,我们一定发现这个神奇的国度没有男人的存在,但这些本应存在的人去哪里了呢?这才是细思极恐的事情。

而这也是中年危机矛盾的核心。

就我所举出的这两个例子,前者代表着的是公务员行业,他们是很成熟的行业,那些优秀的人能在这个行业里做的很好,但这个行业同时也不排斥那些运气可能差了点的人,这意味着即使在公务员队伍里表现并不如意的人依然能留有一份工作,能给他们自己留有养活自己并获得尊严的权利。

他们是有退路有保障的,他们能享受成功,但也能忍受失败。

而后者就是现在以互联网企业为首的企业,他们看似高薪,但却是极不成熟的企业,在目前我国互联网企业文化中,当既要也要还要成为要求、狼性成为目标、那些不能奋斗的兄弟就被淘汰了,这个行业总是孜孜不倦地吸引着年轻人来到,他们要求这些年轻人加班去奋斗,但当他们发现当初那些陪伴着自己成长的年轻人已经丧失了自身价值的时候,他们又会冷血地去抛弃这些年轻人,去拥抱新的一波韭菜。

这些行业讲究的是一将成,万骨枯,这些行业有那些28岁就可以实现财务自由的大能,他们能遨游世界,享受人类最美好的东西,但那些仅仅想找份工作,勤勤恳恳上班的人却会因为各种原因被淘汰,被辞退,他们为这些行业奉献了自己最好的年华,但却没有得到半点保障。

他们没有退路没有保障,失败了的他们看不到希望。

前者的行业和后者的行业都存在中年危机,但前者的行业的中年危机往往是因为同龄人差距拉大而形成的面子问题而不是生存问题,但后者的中年危机却是实打实地从头来过,他们遭遇的是生存危机。

而中国在过去几十年高速发展中,我们很多行业经历了快速的发展,当年的大下岗一来一批工人瞬间无助,实体行业兴起给很多制造业工人带去了就业,随后拔地而起的房地产引领潮流,再之我们又迎来了互联网红利,现在的我们谈起了青山绿水,供给侧改革。

这一切都没错,都是时代发展的必然。

但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们发展太快的同时根本没有去给这些传统行业的员工以保障。

我们现在不妨看看多少制造业工人没有五险一金甚至没有存款,他们的养老怎么办那?我们现在再看看新兴行业,确实程序员们的收入很高,但他们又何尝不是诚惶诚恐地,绝大多数的他们都不知道未来35岁之后何去何从?

登上云端的胜利者固然值得赞扬,但那是少数的,一个社会长远而稳定的发展需要的不仅仅是关注这些强者,我们同时也要给普通劳动一些保障。

时至今日,疫情影响到的今天,我不知道多少人在这个无妄之灾中受到影响,他们没有了工作,他们得不到应有保障,很多人怀揣着技术拥有着经验,但却因为年龄被那个他们奉之为圣坛的职业拒之门外。

这样的社会是病态的。

并不是所有行业都能像互联网一样工作几年光卷千万走向胜利,现在我们社会上绝大部分工作其实也就能让我们的人民去活着,可以保障他们在年青力强的时候活着,但他们的未来呢,这些背负着了房贷的人到了中年惨遭失业又该何去何从呢?

换一个角度来讲,我们国家的养老医疗保障直到现在为止还并不能覆盖到每一个公民,五险一金这些最基本的社会保障还普及不开,当996成为福报,奋斗多年刚进入社会找不到工作的年轻人在现实中哭泣,那些在这个行业努力耕耘着的中年人因为显老就被踢出门外。

这不是一个良性的社会,这不是一个可循环的社会,这是很可怕的事情。

我们嘲笑了失去三十年的日本但日本有的东西我们至今还没有,我们现在应该考虑考虑着的不仅仅是做大蛋糕的问题还有分蛋糕的问题。

我们要考虑的又是些什么,伟大的中国人民在改革开放这些年用自己的双手创造了这些财富,我们拿着这些劳动人民们的剩余价值去发展了,现在也是时候去还给这些人民了。

中国不缺行业,但我们真的缺成熟的行业,我们社会是应当鼓励冒险的,因为冒险可能给我们带来收益,但我们同时也得注重公平和分配,我们要尽可能地去照顾到我们现在社会的每个普通人,每个勤勤恳恳的工作的人不该也不应被社会淘汰。

中年危机的核心又是什么?是那些不成熟的行业在榨干了年轻人的青春之后而不给回报给他们带去的。

我们的主要矛盾是什么?

我们现在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我们要努力地让这些行业成熟起来,让底层人去拿一些本该属于他们的东西,让每个人都能有底气有尊严去活着创造价值。

中年危机这个问题,看似是个人问题,但打脸着的其实是我们整个社会。

百姓不易,兴亡皆苦。

评论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