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居员工索要加班工资判决败诉案例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2015年9月,王佳(化名,下同)入职西山居北京分公司,作为一名动作设计师,领着1.6W的月薪。

2017年6月,王佳随团队到深圳开发游戏,此后一直在深圳工作。抵达深圳以后,她在项目处接受组长石某及美术总监胡某的管理。

朝九晚十一,真实的游戏公司

据王佳回忆,深圳项目处工作时间为每天9:30至23:00,于2017年7月底改为每天10:00至23:00,中午有一个小时休息时间,晚上有一个小时休息时间,周一至周六上班。项目组每天存在延时加班4小时,共计179天;休息日加班33天;法定节假日加班4天。

此外,王佳还在法庭上提交证据表示,2017年8月26日,西山居游戏西山居(北京)美术中心,美术总监胡某群内发送消息称:周一到周五请假走OA流程,周六或者晚上请假发邮件给自己组长,抄送我和何某。私自不通知不来上班的算是旷工,虽然加班不扣钱……

2017年7月26日,西山居游戏西山居(北京)项目部,项目经理万某在群内发送消息称恢复考勤制度,请假务必发送邮件给各自负责人。

3月1日(王佳当庭演示该对话),王佳给胡某发送消息:胡哥,咱现在每天加班到11点,周六也到11点是强制的吗?对方回复称:是啊。成都西山居世游公司不认可QQ截图的真实性。

另外,王佳在法庭上还提供了自己与西山居游戏行政助理何某、西山居游戏行政刘某的聊天记录。4月2日,王佳发送消息称:何某,帮我把我去年9月份的考勤记录发下我。对方回复称:我这没有啦,下午若云回来给你发吧,她出去了。另一份微信记录显示对话人为“刘某2”(王佳主张该人也为成都西山居世游公司在深圳项目处的外聘人员),该人也向其发送了部分考勤表。考勤表显示王佳2017年6月至2018年3月期间的出勤情况。成都西山居世游公司不认可微信记录及考勤表的真实性。

同时,王佳还当庭提供了一段为与吴某(王佳主张该人为成都西山居世游公司行政)的电话录音。其中内容为王佳提到让成都西山居世游公司补偿其9个月的加班费,称天天加班到23点。吴某回答称游戏行业都这样,而且如果晚上算加班,那么早晨还有迟到,是不是也得算。其不知道都有哪些调休,公司怎么操作,都不太清楚。一段为与胡某的电话录音。其中内容为胡某提到让王佳再坚持两个月,并称王佳申请加班费够呛,因为项目没上线,无法发放,肯定要折算成项目奖金发放。

公司的加班方式应该是什么样?

关于考勤,成都西山居世游公司主张,其公司派驻王佳在内的几十人至深圳项目负责游戏研发工作,王佳在项目处接受组长石某直接管理,也接受其公司常务副总刘某1的管理。其公司在深圳项目处没有设置考勤机,王佳不需要打卡记录考勤,每天会对王佳有工作安排,工作时间由王佳自行安排,王佳不存在加班,如果需要加班,需经过审批通过后方视为有效加班,请假需经OA系统审批。

就年休假情况。王佳主张,自入职之日起每年应享受7天年休假,其中2天为公司福利年休假。2017年已休年休假7.5天,但其中2017年1月13日、2017年9月5日5小时系休2016年的年休假。年假周期应该从入职当天计算,而非自然年计算。故2017年还有1天年休假未休。

成都西山居世游公司主张,王佳自入职之日起享受法定年休假5天,福利年休假2天,2017年王佳实际休了年休假7.5天,2017年年休假均已休完。年休假周期按自然年计算。 王佳于2018年4月2日以要求成都西山居世游公司支付未休年休假工资、双休日加班费、超时加班费、法定节假日加班费为由向北京市海淀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诉,该仲裁委员会作出京海劳人仲字(2018)第8270号裁决书,裁决如下:驳回王佳的全部仲裁请求。王佳不服仲裁裁决,于法定期限内向法院提起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劳动者主张加班费的,应当就加班事实的存在承担举证责任。首先,王佳提交的QQ截图以及微信对话中显示有胡某、万某所发送的消息,但王佳并未提交有效证据证明上述人员系成都西山居世游公司工作人员,亦未举证证明上述人员代表成都西山居世游公司安排其加班。其次,王佳提交的与何某、刘某2的微信记录,上述人员虽向王佳发送了考勤表,但王佳亦未提交有效证据证明该二人系成都西山居世游公司工作人员,且上述二人发送的考勤表中无成都西山居世游公司公章,成都西山居世游公司不认可该证据的真实性,故法院对考勤表的真实性不予采信。再次,王佳提交的与吴某录音中,吴某称不清楚公司如何操作,并未明确确认王佳加班的事实。综上,王佳并未提交有效证据证明成都西山居世游公司安排其加班的情况下,其要求成都西山居世游公司支付超时、休息日、法定节假日加班费的诉讼请求,缺乏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一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王佳的全部诉讼请求。

本院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本院对一审法院查明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另,成都西山居世游公司制定的《考勤、休假及加班管理规定》第4条规定,“公司不提倡加班,……必须通过加班才能完成的,经申请,公司审批通过后方可加班;加班……需由直接上级填写《加班申报表》……”,王佳于规章制度签收单上签名。王佳认可其签字的真实性,但主张并不知晓所签内容。

本院认为,劳动者主张加班费的,应当就加班事实的存在承担举证责任。王佳签字确认的王佳主张其存在加班并提交了QQ截图、微信截图、录音等证据,一审法院对该系列证据进行的分析认证有理有据,本院予以确认。此外,成都西山居世游公司对于加班审批流程进行了明确规定,王佳亦签字确认。现王佳主张存在加班但并未经过该公司批准,且王佳提交的证据无法充分证明成都西山居公司安排其加班的事实存在,故本院对王佳要求延时加班工资、周六日加班工资以及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的上诉请求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王佳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以上资料来源: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2019)京01民终4492号

评论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